金沙赌城手机版

文艺生活

首页 > 文化建设 > 文艺生活
党敏联随笔:回老家
发布时间:2020-09-02 15:05:15     作者:党敏联   浏览量:450   分享到:

若没事一年也回不了老家几次,虽然驱车不足两小时路程,而母亲过段时间就念叨想回去住住,得闲就随了母亲心愿所谓近乡情更怯,过去回老家的那份欣喜的心情,以及那种认为念书考学出了农村还有点自豪感而稍显膨胀的虚荣心,如今随着父亲的离世,岁月的流失,年龄的增长已消失殆尽。

到了村里,如果有风空气中偶尔弥漫着一些臭味,那是村里人在地里养猪散发出来的,我想这养猪味道着实是重了些,但总比昔日每天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做鞭炮强,因为鞭炮实在是太危险了想起来让人不寒而栗,二叔闲谝中和我开玩笑说:“养猪的,他们比你们挣钱多我讪讪一笑,不禁感叹如今国家政策好呀,勤劳的家乡人也早已富裕,家家都有小车洋房,仅有的较穷的几家人也被精准脱贫了。

家里老宅在村中央,当时盖好后在村落中还显得格外扎眼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泯然众人矣。一进大门,拉闸送电,拧阀水,院子里落了层葡萄叶子,浓密茂盛葡萄枝叶已将二门上空遮挡的严严实实,另有几枝独辟蹊径己耷拉下来,角落处生长了一层苔藓,一树木槿努力的盛开,似乎在欢迎主人回来,房子看着还是那么新,屋子里盖得比较严实一点也不脏。家里没啥吃的,这就去街市里采购,记得小时候这里熙熙攘攘,人山人海,叫卖声一片,如今三三两两,不用吆喝,都在那摆着呢我和母亲吃了碗凉粉,了个肉夹馍,喝了碗醪糟鸡蛋汤,这在小时候可是想也不敢想的,如今回家就好那一口,吃了真是香死个人。随后买了点菜和水果,也没叫车,就说走吧,多年都没走过这段路了,沿途成排的楼房林立有致,茂密的庄稼尽收眼底,也是别有一番风味

家后就从前院到后院开始打扫,拖着大扫帚有点搂不动,眼前又浮现出父亲扫院的情形,想起父亲一生受苦,供孩子上学,也没享几年福,不免悲泣。清理了厚实的葡萄叶子,开始铲除燕子拉下鸟屎,边清理边埋怨,随即又想起一首诗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小时候看到燕子在自家落巢,很是欣喜,小心保护,听老人说:喜燕在家,发财吉祥,如今因为老是有鸟屎,总想端她的老巢,不过想想也许她就是这里的主人了,只有她们还在忠实的看护我们的老宅,不禁感动了我这不速之客

村里各家的房子都很漂亮,白色的墙砖,晶莹的地砖,黑色的踢脚线,卫生间也设在屋内,和城市的房子不差上下,不同的是处处都很宽敞各家门头上雕刻有金碧辉煌的大字:“世代兴隆”“鹏程万里”“勤和家兴”“前程似锦”……农村人再没钱都要把房子盖好,这是面子,意味着这辈子把日子过成了。我家在决定是否修房时,父亲说等他们将来去了总得有个正儿八经的地放他们,当时听了甚是寒心,没想到房子好后没几年父亲真的。各家的房子虽好但空空如也,村里人有的搬到了镇上,有的出去打工,有外出上班,年长的跟着去给看孩子也有的在家看孙子。我想我们回老家的日子也将越来越少了,屋顶上的袅袅炊烟也很难再见到一回,灶下做饭的人也早日搬到了城里,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……”一首古诗在脑中萦绕。

家的这房子可能不再修了,我们姊妹几个到城市里工作、成家、教育子女,子孙后代也都在城里置办家业,老家的房子也会在岁月变迁中完成他的使命若干年以后,村人故旧都指点着说:“这一家人,都到外面去了,不再回来了。”是的,从我哥哥弟弟这一辈起,我这一家人,就要流落异乡了。

这里的冷寂就是他乡的一处繁华,家乡人无论身在何处,都在不负韶华,砥砺前行,最幸福的路是回家的路,家乡是我们的根我们的魂,她让我懂得一个人的价值,生命的真正内涵,农村有特色,城市更精彩,在这个世界各自绽放、各自美丽。(党敏联)

 

编辑:徐超